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欧洲pt老虎机

时间:2019-12-12 03:34:57 作者:福利传真 浏览量:36547

欧洲pt老虎机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见下图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见图

欧洲pt老虎机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欧洲pt老虎机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1.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2.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3.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4.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欧洲pt老虎机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老虎机的规律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曾夫人论坛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经典牛牛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森林舞会一代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威尼斯人高尔夫赌场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相关资讯
伟德备用网址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太阳城申博

豫、鄂、陕三省的交汇处,是一片神奇地方,这里山秀水清,人杰地灵。此处有一座亚洲最大的水库——丹江口水库闻名中外,位于河南省一侧的南阳市淅川县是我国南水北调的源头渠首,为我国四大工程之一,一库清清的丹江水供应着中国北方几亿人的生活用水。

无论是圣经真理或是社会学说,都把水看成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元素,因此,水就是生命的象征,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圣经中,常常用水来比喻神的道(诗1:2-3、约3:5)。丹江口水库沿岸的基督徒,誓愿他们这个地区,不单做物质生活用水的贡献者,而且还要做灵性生活需要的奉献者。因此这个地方的基督徒是非常热心传福音救灵魂的。本文要介绍的就是由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创办的淅川县“恩临圣乐团】,这是一只活跃在豫、鄂两省十几个县市福音演出的专职团队,他们的事奉精神与工作效果令人钦佩”

近两年来,笔者有机会与他们多次同工,了解到这个团队的创建经过及许多感人的见证,赵弟兄也毫不保留向笔者述说他们的家庭背景及许多辛酸往事。

赵弟兄的曾祖父、祖父及父亲三代单传,在当地可算是人单势孤,加上生活极度的贫穷,自然要常常受到地方恶者与强横之人的欺凌。在实在没有办法生存的情况下,赵弟兄的祖父与父亲都曾先后到山上的山神庙里给假神作干儿子,以求得到偶像的保护。赵弟兄的祖父脾气特别暴躁,他的奶奶由于无法忍受过甚的家暴就离开这个家庭另谋出路。他的祖父只好带着他的父亲与母亲勉强过活。好在到了赵弟兄他父亲赵天恒这一代,家庭似乎有些中兴的迹象,赵弟兄的父母生下他们一个女孩、四个男孩,姐弟五人与父母及祖父一家八口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民间迷信的信仰与偶像的崇拜并没有给赵天恒他们一家带来什么好处,相反的,更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在赵弟兄他们父亲35岁这一年,父亲赵天恒却得了严重的肝腹水,肚子肿的像扣个锅。赵天恒无钱吃药,又不见好转,只好让全家人继续为他求神(假神)问卦,祈望康复。这时他的一个大的女儿才12岁,下面四个男孩分别是10岁、8岁、6岁和4岁。儿女几人都需要在大小偶像前为他们的父亲求康复。三子赵永跃弟兄向笔者叙述,那时他才6岁,一天他正要推门进屋,却从宽宽的门缝中看见屋内有几个只有几十公分高、披头散发的“人形”在来回走动,并且有许多小白鼠在伴随。这一幕恐怖的景象当时就把小赵三吓晕在门口。赵弟兄说,这都是他们祖父和父亲拜偶像、招致邪气上升的原因。

虔诚的偶像崇拜并没有使赵天恒的疾病有一丝的好转,相反的,病情更加恶化,已经到了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地步。这时,赵天恒的内弟媳、赵永跃弟兄的舅妈来到他们家看望他们,她是一位基督徒,她说:“到了这步田地,你们信主吧,这是你们全家唯一的希望了。你们若肯相信,我让孩子他舅也来为你们祷告。”赵弟兄回忆说:“我们家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只好接受舅妈所信的这位救主。”

“第二天,舅父和舅妈带着我们的小表弟来到我们家为我们的父亲祷告。魔鬼深知我们家信 耶稣之后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教会的作用是什么,所以当我舅父他们来到我家祷告传福音时,我五岁的小表弟就突然不省人事,企图借此打击我们全家与舅父全家对主的信心。幸亏当地有一位老信徒,识破了真相,他说:‘这是魔鬼的诡计与拦阻,这是属灵的战争,我们要靠着主祷告得胜。’几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终于,我表弟就苏醒过来了。以后,这几位基督徒天天在我家祷告唱诗讲福音,我父亲的大病日渐好转,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我们全家及周围邻亲都欢喜快乐,归荣耀与神。”

赵永跃和赵永志弟兄向笔者介绍说,他们全家信主后,就自然而然的成为接待服事的家庭。父母亲被主的大爱激励,对教会对弟兄姊妹非常的慷慨热心,接待信徒到家吃饭是倾尽所有。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还是非常贫穷落后,许多家庭都是连糊口的粗粮与遮体的粗衣都难以维持,但赵弟兄全家却从来没有因接待信徒而叫苦。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他们家中仅有不到三斤豆面,可是要召开一次聚会,来了近20位肢体,怎么办?怎么吃饭?赵弟兄的父母一商量,父亲上山打野菜,母亲在家擀面条,中午过后,一大锅稀溜溜的面条菜稀饭做成了,为了让大家吃饱,他们全家竟然没有舍得喝上一碗,就是几个孩子,父母也只是让他们啃了一点红薯干。就这样他们总是凭着信心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父母的敬虔给 子女留下很好的榜样,幼小的心灵中已经埋下的生命的种子,打下了良好的根基。

80年代以后,中国农村的生活已逐渐好起来了。赵天恒的五个子女都已长大,先后成家。四个儿子都非常踏实能干。大儿子在家务农,把家庭治理的井井有条,吃穿不愁;二子和三子经商做生意,每年基本可以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小儿子特别能干,成为船员,出远海捕鱼,游历大洋,到过欧洲多国,2010年,他已经每年可以挣到十几万近二十万元,比一般打工仔高出好几倍。

正当他们弟兄扬眉吐气、事业有成的时候,神的呼召临到了三子赵永跃和四子赵永志弟兄,主也要让他们“得人如得鱼”了。这时,他们纵然挣许多的钱,心中仍然没有喜乐,终天却为着灵魂得救的事产生很大的负担和压力。随决定放弃经商和打鱼,回来专心事奉神。

虽然赵三和赵四弟兄热心爱主,遗憾的是,他们的妻子和他们的岳父家都不信主,且是拜偶像非常虔诚。赵三赵四弟兄感到:以后若要想专心事奉主,这样的家庭关系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拦阻。所以福音工作需要先从自己的家人和亲属身上开始。于是,弟兄二人一边学习传福音讲道,一边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因为此前二人的妻子都逼迫他们的信仰,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这好像是古今中外一个普遍惯例,现在妯娌两个都悔改归信,并且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弟兄二人趁热打铁,相互帮助对方的岳父家认识真神,明白就恩,并成功的废除了他们的偶像崇拜信仰以及销毁了他们所摆设的偶像。

通过这些初步的传福音工作,所看见的果效,弟兄二人感到神 好像也很使用他们,因此很受鼓舞。他们看到很多的灵魂都需要得到拯救,觉得可以利用当地的文化资源,建立一支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专职传福音团队。在南阳尤其是淅川这些地方,许多人家婚丧嫁娶或生意开张,都要请演出团队到家门前演出,那些文化专业户开着舞台车走城串乡招揽活计,形成当地独有的文化现象。弟兄二人认为:福音的性质与内容是不能改变的,但传福音的方式可以随着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改变。何不利用这一文化趋势,建立一支具有基督教文化信仰的专职福音演出团队,利用这种文化形式,在这弯曲悖逆的时代,将神的道彰显出去。渐渐地,一个专职传福音的异象已逐渐清晰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