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维加斯国际娱乐

时间:2019-12-12 02:50:42 作者:利记真人娱乐 浏览量:12044

维加斯国际娱乐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如下图

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如下图

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见图

维加斯国际娱乐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维加斯国际娱乐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1.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2.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3.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4.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维加斯国际娱乐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永利博怎么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真钱新2国际娱乐博彩官方

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

澳门美高梅05520娱乐

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

ag娱乐注册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皇国际网上娱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相关资讯
金赞官网

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

银河手机赌场

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

幻想三国娱乐场永久关闭

图源:YouTube

最近,陈恩藩(Francis Chan)说,在一个痴迷于感情和政治正确的后现代文化中,教会必须停止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道歉。

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阿尔法雷塔(Alpharetta , Georiga),撒迦利亚研究所(Zacharias Institute)举办了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2019 Church Leaders Conference)。在问答环节上,陈解释说,在当今的文化中,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们都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战”。

他说:“而这些都是我们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事物、切肤痛苦和真切感受。我也很欣赏教会一直对人们充满同情心。这是一个尝试进入人们内心世界,倾听其内心真实声音的一个新举措。”

但在寻求包容和理解的过程中,陈说:“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一段正如以赛亚书55:8-9所写:‘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我读过一些当代书籍,人们不免会说,‘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就不会这么做’。而上述这种心态,无论你知道与否,你都自信你的想法无可辩驳。而上帝想说的是,‘我想的与你截然不同’。在我读过《旧约》无数遍后我还是会说,‘要是我就不会那样做。’而上帝却说,‘你有理由不这么做,是因为你会不像我那样思考。’”

牧师警告说,在对人们的同情中,教会已经失去了对如下情形的理解:“没错,对你所受伤害我感同身受,但我最担心的是你没看到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你必须要面对的是远超乎你的一个真实存在,并远超越你所面临的伤害,只因为祂的意念远高于并超越我们的意念。”他强调说:“教会必须找到一种切实可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从而不再为‘上帝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说的是对是错’而道歉。”

根据巴纳集团今年发布的一份全面的新宗教自由和多元化报告,九成的牧师认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基督徒对特定的社会问题用圣经信仰来看待。然而,一半的基督教牧师说,他们经常(11%)或偶尔(39%)感到他们在道德和社会问题上的话语权有限,因为人们常常会感到被冒犯。

研究人员写道:“在公共场所发声的风险很高。牧师们感到最大压力来自他们有限的话语权,有些话不能直言不讳、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另外, 在问答环节中,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解释说,那些坚持理性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人认为,“在抓取一个学科的手指时,他们已经抓住了现实的拳头。”

他说:“理性主义和存在主义思想分别占有一席之地。此外还有经验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也不甘落后。捍卫后现代思想的核心是:他们相信社区正是教会的真正意义所在。”他补充道,基督教世界观是“在所有这些方法之间分配权限,因为它们都占有一席之地。”

撒迦利亚说:“但现实的拳头最终恰恰是上帝自己的推理。他有理性主义的一面,他有存在主义的一面,还有社区方面,以及调查性的、经验主义的一面。所以,每当世俗主义走向一种‘主义’的时候,上帝就会坐在那里说,‘你要知道,你只不过才是得到了一点真理。这些都在我的轨道上。’当你把它组合在一起时,它就有了一种综合的凝聚力,一种彼此息息相关却各司其职的和谐相处世界观。”

2019年教会领袖会议的主题是“缔造和平的人有福了”,重点在于和解。

在会议上的其他发言者包括贝基·皮珀特(Becky Pippert)、约翰·贝克特尔(John Bechtel)、迈克尔·拉姆斯登(Michael Ramsden)、丽莎·菲尔德(Lisa Fields)、阿卜杜·穆雷(Abdu Murray)、朱迪·达布勒(Judy Dabler)和文斯·维塔莱(Vince Vitale)。

以上翻译自《基督时报》

....

热门资讯